八大首席論匯市:“破7”后人民幣匯率怎么走

2019-08-06 11:14:33  來源: 新華社  作者:

我要分享:

摘要: “雖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有所波動,但我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在8月5日人民幣匯率“破7”的市場節點,央行行長易綱再次給市場派發“定心丸”。

“雖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有所波動,但我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在8月5日人民幣匯率“破7”的市場節點,央行行長易綱再次給市場派發“定心丸”。

與此同時,市場也關心,未來匯率將怎么走?人民幣匯率波動又將取決于哪些方面?8月5日,多家機構首席經濟學家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無須擔心人民幣會出現過度貶值,從近期的基本面、預期面等方面均可以得到體現。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

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資源充沛

在外部較強不確定性沖擊下,人民幣匯率“破7”是預期中的,但不應該把“7”這個關口看得太重。從基本面情況看,匯率出現一些波動,與實體經濟本身運行的情況基本上是吻合的。事實上,一個時期以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仍然保持基本穩定。關鍵是資本流動保持了總體上平衡。

所謂“破7”關口并沒有多大的實際意義。尤其是我國的匯率制度已經是供求關系影響下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受供求關系和市場因素的影響,人民幣會出現一定程度的貶值,未來可能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升值,都是“浮動匯率制”下匯率的正常表現,因此不必太在意所謂“7”的關口。

由于中國經濟整體運行平穩,“經濟增長保持在6%-6.5%之間”、“CPI控制在3%以內”等一系列指標會基本實現。在此情況下,人民幣匯率并沒有出現持續大幅度貶值的基礎和條件,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對于支撐匯率的基本穩定還是會發揮積極的作用,經濟增長的潛力和韌勁正在逐步發揮。下半年到明年,在逆周期宏觀政策推動下,內需增長、包括投資和消費都可能保持平穩運行,應該會對匯率穩定發揮積極作用。

中國宏觀政策的逆周期調節資源比較充沛,政策發揮作用的空間比較大等等,這一系列的因素將會有助于人民幣匯率在未來在合理均衡匯率水平上下保持基本穩定。未來人民幣匯率會有波動,但不會出現持續大幅度貶值。

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顏色:

有充足貨幣政策工具對沖

第一,人民幣匯率“破7”,并不是守得住守不住的問題。我國的外匯儲備還有3萬億元以上,總體而言國際收支大體上是平衡的,所以匯率短期之內并不是守不住。“破7”主要還是順應市場的變化,因為人民幣中間價的定價機制中越來越引入市場化的因素,如果始終進行干預,不讓貶值的話,會白白耗費掉大量的外匯儲備,同時扭曲了市場,妨礙匯率作為一個自動平衡器的作用。這也是尊重市場,減少干預,允許匯率在一定范圍內自由浮動的一個表現。

第二,這也是應對日益加劇的中美經貿摩擦,防止美國突然加征關稅對中國企業的過度影響,防止企業出現經營困難,導致就業壓力過于增大。允許人民幣匯率“破7”,也是對沖中美貿易風險的一個重要的舉措,有支持企業正常經營和出口,穩定就業這方面的考量。

從長遠來看,我覺得我國對人民幣匯率是有充足的工具可以進行干預,如果必要的話。不用擔心人民幣過于貶值,所以人民銀行、外管部門都有充足的貨幣政策的工具加以對沖。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

保持定力 采取合適的匯率政策

今年以來,人民幣相對于美元有所貶值,但是從長的周期來看,人民幣相對于美元其實是升值的。在2005年匯改剛開始,人民幣和美元的匯率是8以上,最高人民幣升值到6左右,現在出現了一定的貶值,回到7。實際上,今年以來,人民幣相對于美元的匯率中間價貶值僅有0.53%,遠遠小于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像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貨幣)的貶值幅度,在新興市場貨幣中屬于較穩健的貨幣,走勢強于歐元、英鎊等其他儲備貨幣。

從基本面來看,人民幣匯率相對于美元并不具備長期貶值基礎。一方面中國經濟整體增速平穩,增長結構繼續優化,中國經濟增速在全球主要資本市場里面處于較高水平,這是人民幣長期走勢的一個重要支撐。近兩年,外資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到中國的股市、債市,也說明了外資對于中國經濟長期增長趨勢的看好。另一方面,在美聯儲降息之后,周邊央行紛紛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迎來降息潮,而中國央行沒有跟隨降息,保持了定力,根據自身的狀況采取合適的匯率政策。從貨幣政策來看,人民幣不具備快速貶值的基礎,再加上我國外匯儲備充足,仍然高達3萬億美元以上,這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強力的支撐。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

匯率未來還會呈雙向波動走勢

央行在加強與市場的溝通和互動,起到穩定市場預期的作用。下階段,一方面下半年雖然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及外部不確定性,但是國內整體的經濟的勢頭還是保持了穩中有進;另一方面,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供給側改革。此外,國家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政策空間也比較大。所以,下半年宏觀經濟保持會保持平穩運行。同時,我國的國際收支狀況也總體平衡,金融風險可控。

因此,人民幣不存在貶值的基礎。同時。可以看到美國到今年末應該還有降息的空間。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元指數未來會進一步走軟。人民幣相對美元而言,目前來說,人民幣一攬子匯率還是比較平穩的,對美元也不存在貶值的基礎。但是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程度越來越高,人民幣匯率彈性也會逐步增強,未來還會呈雙向波動的走勢。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

關鍵看是否出現大規模資本流出

匯率不存在所謂保七保八底線,不存在一個明確需要調控的匯率點位,關鍵是是否出現大規模的資本流出。目前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有助于穩增長和保就業,減少關稅對企業沖擊。匯率作為中介目標,沒必要必守某個點,關鍵是不要出現大規模資本流出。我們認為人民幣匯率受預期影響較大,資本流出與匯率貶值容易形成負反饋,資本越流出,匯率越貶值,而匯率越貶值,資本越流出。因此,一旦資本大幅流出,央行可能加強調控,進而推動匯率出現升值拐點。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

合理波動性突破利好人民幣匯率

人民幣“破7”是人民幣彈性和波動性的進一步的實質性提升,這個對人民幣來說是好事情,挑戰不會特別大。人民幣匯率貶值一般有三個層面,基本面,預期面和交易面,“三面”統一,慣性最強。當下我國經濟的基本面沒有惡化,同時貶值預期比較穩定,只是交易層面的一個變化,是慣性最弱的情況。

未來還是看經濟。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其實經濟下行壓力下行速度最快的時候已經基本過去了,包括我國的權益市場,其實風險定價也基本到位。但是美國無論美股還是美國經濟都是在拐點,所以相對的走勢來說,其實是利好人民幣匯率的,包括現在中美息差這么闊,這都是利好人民幣匯率的。

所以長期來看7這個點位沒有任何的意義,它就是個整數位。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做了這樣的一個合理的波動性突破,對人民幣的彈性等于是進一步的實質性提升了。

國盛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熊園:

人民幣斷崖式下跌可能性很低

事實上,央行對“破7”已經做好了準備。6月份以來,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和易綱已經相繼表態“沒必要守7”。今天央行的答記者問也指出: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往后看,人民幣斷崖式下跌的可能性很低。一方面,央行再次重申: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另一方面,美聯儲日前啟動了10年來首次降息,預計年內還會降息1-2次,美元大概率趨弱。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

“破7”不會改變外資流入趨勢

人民幣“破7”是市場力量驅動的結果,也體現出當前人民幣匯率更加具有彈性。

當前人民幣出現一輪急跌,更多地體現為市場情緒的快速釋放過程,并不具有可持續性。更重要的是,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仍是監管層的核心政策目標,且當前央行政策工具箱豐富,我們判斷接下來央行或將通過市場溝通、逆周期因子調節等方式,適度調控人民幣匯率波動幅度。

綜合考慮當前外部風險演化及國內宏觀經濟運行態勢,以及監管層對外匯市場的調控能力,未來一段時期人民幣并不存在持續大幅貶值基礎。

人民幣“破7”,短期來看會讓我國出口商品價格更具競爭力,但考慮到這種貶值過程難以持續,因此對出口的提振作用整體有限。我們也認為,監管層接下來將會適時出手,穩定市場預期,由此“破7”對資本市場的影響將處于可控狀態,也不會改變外資流入我國債市、股市的整體趨勢。

經過判斷,考慮到未來人民幣匯率“失控”的可能性很低,本次“破7”不會對央行貨幣政策產生明顯影響。未來一段時期,央行將主要依據國內宏觀經濟走勢,綜合考慮內、外部平衡,展開貨幣政策預調、微調操作,邊際寬松仍是基本趨勢。(記者 劉 琪 見習記者 宓 迪)

責任編輯:

附件:

許昌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地址:許昌市龍興路報業大廈 郵編:461000 豫ICP備:05010577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豫B2-20180241 業務電話:0374-4399669 值班電話:0374-439966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北京五分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