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日報客戶端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

關 閉

他們遠在邊疆,卻沖鋒在科學報國“前線”——哈工大“八百壯士”譜寫時代華章

摘要:

新華社哈爾濱8月5日電題:他們遠在邊疆,卻沖鋒在科學報國“前線”——哈工大“八百壯士”譜寫時代華章

新華社記者韓宇、楊思琪


這是20世紀50年代新調入哈爾濱工業大學物理教研室的25名青年教師的合影(資料照片)。新華社發(哈爾濱工業大學提供)

上世紀50年代,800多名朝氣蓬勃的青年,滿懷著建設新中國的熱忱,從祖國各地奔赴遠在東北的哈爾濱工業大學。他們扎根邊疆,不畏艱難,建立起一批新學科,創辦了一批新專業,為國家工業化建設作出巨大貢獻。當時他們平均年齡只有27.5歲,歷史為他們留下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哈工大“八百壯士”。

近70年過去,他們或已離去,或已耄耋,他們身上閃耀的“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精神,激勵著一代代后來人始終把國家需求為己任,書寫著知識分子愛國奮斗、建功立業的時代答卷。

振興國家就是最重要的抱負

中國工程院院士、86歲的沈世釗出生于浙江嘉興,他已在哈工大度過了60余載春秋。

1953年,年僅20歲的沈世釗從上海同濟大學畢業,遠離家鄉親人,來到哈工大成為一名師資研究生。三年后,他留校任教,從事木結構研究與教學。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迎來而立之年的哈爾濱工業大學被確立為我國學習蘇聯的樣板學校。像沈世釗一樣,很多青年教師響應國家工業化建設的號召,從南方的“魚米之鄉”一路北上,來到天寒地凍的北疆。

“我們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經歷過那些真真切切的苦難。新中國成立,年輕人干勁兒十足,一心想為建設新中國貢獻力量。”沈世釗說,當年的東北缺油少肉,校舍簡陋,他們都不以為苦。在他們心中,振興國家就是最重要的抱負。


1953年6月,哈爾濱工業大學制圖教研室全體教師合影(資料照片)。新華社發(哈爾濱工業大學提供)

那時,他們白天跟著蘇聯專家學習,晚上復習消化、為本科生備課,當起“小教師”,還自發組織翻譯、編寫教材。在快節奏、高強度學習下,他們很快成長為一支年富力強、勇挑重任的教師隊伍。

為滿足國家工業化發展需求,哈工大按照行業、甚至按照企業工種設置專業,有的專業名稱與工廠車間同名。

“一五”計劃期間,蘇聯援建的哈爾濱鍋爐廠急需專業人才。中國工程院院士、哈工大“八百壯士”之一秦裕琨回憶說,1954年,在他從上海來到哈工大的第二年,就參與組建了我國最早的鍋爐專業。“當時是學習蘇聯技術,今天我們的技術已在世界上領先。”秦裕琨欣慰地說。


哈爾濱工業大學教師給學生上課(資料照片)。新華社發(哈爾濱工業大學提供)

雖然人才急需,但哈工大培養學生始終堅守“規格嚴格,功夫到家”的校訓。哈工大原黨委書記吳林說,當時的哈爾濱電機廠、鞍鋼、一汽等等,各大工廠都活躍著哈工大畢業生的身影。他們進辦公室能畫圖設計,下車間能抄起家伙干活兒,哈工大因此被譽為“工程師的搖籃”。

敢為人先 開創中國多個“第一”

上世紀50年代初的哈工大幾乎是白手起家。“八百壯士”一邊搞教學,一邊搞科研,在摸索中起步。短短十余年間,他們創辦了24個新專業,一個基本適應當時國民經濟建設需要,以機電、電氣、土木、工程經濟等為主的教學體系基本建成。

中國工程院院士、哈工大“八百壯士”代表杜善義,1980年到海外做訪問學者。他頭一次了解到復合材料這個領域,為了多學知識,別人一個月才能看完的書,他一周就看完了。很快,他創新性提出將力學和新材料研究交叉融合的發展理念,這一新思路獲得了國際國內一致好評。

兩年后,杜善義回到哈工大。他說:“國家在最困難的時候把我派出去,我就要為國家建設出力,建立自己的團隊,培養一批復合材料人才。”


這是哈工大“八百壯士”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俞大光的教學筆記(2015年5月14日攝)。新華社發(哈爾濱工業大學提供)

當時,我國航天事業發展正面臨材料更新換代難題。杜善義提出,要想提升性能必須使用復合材料。于是他投身于復合材料事業,并成為我國第一個以培養高級航天專門人才、從事航天高技術研究為目標的航天學院首任院長。

哈工大航天學院參與了“試驗衛星一號”“試驗衛星三號”“空間激光通信”“載人航天工程”等一系列重大工程項目。“在航天上,每減輕1克重量,就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新材料的出現將帶來一場新變革。”杜善義說。

我國首臺會下棋能說話的計算機,首顆由高校自主研制的小衛星,第一部新體制雷達,第一臺弧焊機器人和點焊機器人,在國內率先開展大跨度空間結構技術研究,研制成功的空間機械手在“天宮二號”上實現了國際首次人機協同在軌維修科學試驗,首次揭示艾滋病病毒毒力因子結構……勇于開拓,敢為人先,哈工大亮出了一份靚麗的科研成績單。

薪火相傳 新時代書寫新華章

在祖國建設最困難的時候,哈工大“八百壯士”以舍我其誰的勇氣,挺起了民族脊梁。他們不僅開創了一個時代的輝煌,更詮釋了一代代知識分子做人、做事、做學問的共同追求。“哈工大‘八百壯士’身上體現出來的愛國奮斗、敬業實干、團結奮進精神,流淌在一代代后來人的血脈中。”哈工大原校長楊士勤說。

40歲的黃志偉曾多次拒絕國外多所知名大學邀請,于7年前來到哈工大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建設結構分子生物學與天然免疫信號轉導研究室。在3年時間內,他帶領團隊連續破解3個世界生命科學難題,讓中國艾滋病結構生物學研究躋身世界前列。“哈工大地處偏僻地區,有時是種優勢,適合安安靜靜、踏踏實實搞自己的研究。”黃志偉說。

哈工大是創新的圣地,也是創業的沃土。剛剛畢業留校的“90后”博士萬龍迎來了在哈工大的第10個年頭。大二那年,他進入先進焊接與連接國家重點實驗室,參與一系列科技創新項目。豐富的專業積淀和實操訓練,讓他獲得多項發明專利,碩士畢業后便成立了哈爾濱萬洲焊接技術有限公司。

新能源汽車電池底盤、半導體靶材、5G基站散熱箱體……都成了萬龍的焊接技術“新戰場”。“用我們的科研成果讓人們的生活更美好,是老先生們教導我的,也是我創業的初衷。”萬龍說。


這是哈爾濱工業大學教師翻譯的教材(2015年5月14日攝)。新華社發(哈爾濱工業大學提供)

在哈工大,像萬龍一樣扎根邊疆的新一代“八百壯士”還有很多。他們努力推動高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先后成立了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哈工大焊接產業集團、哈工大激光通信有限公司等多個高新技術企業。

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周玉說,哈工大“八百壯士”精神不但沒有過時,反而被賦予了更為豐富的時代內涵。

明年哈工大將迎來建校百年。一代又一代“八百壯士”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前行,將為國家發展注入更多強勁新動力,書寫更多時代新華章。


責任編輯:

附件:

北京五分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