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日報客戶端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

關 閉

麻地川村:紅色旅游引領致富路

摘要: ?禹州城北,具茨山脈橫亙綿延40公里。山脈中段,有座海拔429米的大雞山。大雞山北麓,半山腰處,有塊平坦的臺地,幾座破舊的磚瓦房、幾間廢棄的窯洞掩映在樹叢荒草之間。這里,便是已經廢棄的雞山老村。

李應賓在介紹禹密新中心縣委舊址。 呂正子 攝

禹州城北,具茨山脈橫亙綿延40公里。山脈中段,有座海拔429米的大雞山。大雞山北麓,半山腰處,有塊平坦的臺地,幾座破舊的磚瓦房、幾間廢棄的窯洞掩映在樹叢荒草之間。這里,便是已經廢棄的雞山老村。

雞山村是禹州市淺井鎮麻地川村下轄的一個自然村。近年來,相關部門在大雞山山腳下修建了雞山新村,雞山老村便被逐漸廢棄了。

7月31日上午,一位身形不高、頭發花白的老人來到這里。他撥開雜草、踏過荊棘,來到一間廢棄的窯洞前查看。老人名叫李應賓,今年73歲,以前曾擔任原麻地川村小學的校長,退休后一直致力于當地的文化研究。“這間廢窯洞是一處紅色革命遺跡!”李應賓說,74年前,這間窯洞連同周圍的幾間瓦房,曾是禹(縣)密(縣)新(鄭)中心縣委和禹密新獨立團駐地,是麻地川人積極投身革命、勇于斗爭的見證。

1945年2月,由沈甸之擔任團長的禹密新獨立團在密縣成立,隨后便來到禹北山區作戰。當年3月底,禹密新辦事處、禹密新中心縣委、禹密新抗日武裝部相繼成立。“我們麻地川人非常擁護革命,那時不少青年人都積極參軍,很多都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犧牲了!”李應賓介紹,麻地川村的烈士中,最著名的是李朝群、席國全、高志國三位烈士。

李朝群烈士生于1921年,1945年任玩花臺抗日民主政府的民政助理。當年7月,駐守在順店鎮的偽、頑頭子張錫爵派出500多名匪徒突襲玩花臺區抗日民主政府,包括李朝群在內的30多名區干部向外突圍。戰斗中,李朝群被俘押往順店。在敵營里,窮兇極惡的敵人把刺刀插入李超群的口中攪動,又砍下他的頭顱掛在順店寨北門外。后來,李朝群的遺骨被群眾裝殮掩埋,新中國成立后遷入禹州市烈士陵園。

席國全、高志國二位烈士生前在一起工作。1945年年初,席國全任張垌抗日區政府副區長,高志國任張垌抗日區干隊分隊長。當年4月,偽、頑勢力趁我主力部隊在外作戰,偷襲了張垌抗日區政府。席國全和高志國二人被俘后被殺害。

如今,74年過去了,麻地川青山依舊,村民們也過上了祥和平靜的生活,然而烈士的英雄事跡和大無畏的奉獻精神卻被麻地川人世代相傳。

“按照族譜來算,李朝群烈士是我的五伯!”麻地川村村主任李保東今年50歲,是李朝群的同族后輩。他從小就聽老人講李朝群的故事,并以身為烈士的后人為榮。無論是在部隊服役還是回鄉做村干部,他都秉持著烈士的奉獻精神。

今年42歲的席三軍,是席國全烈士的曾孫。“太爺爺犧牲前曾見過我爺爺,叮囑他一定要相信黨、依靠黨,永遠跟黨走!”席三軍說,這些年來席國全的后人們一直遵照他的遺囑,本分做人、勤懇做事,受到鄰里的尊重。

“不光是烈士的后人,我們村的普通村民對這些革命先烈都非常尊敬!”麻地川村黨支部書記崔丙軍說,一方面,烈士的故事在村中口口相傳,老人們常以烈士為榜樣教育后代子孫;另一方面,村干部們在做群眾思想工作時,也常把烈士的精神講給他們聽。

崔丙軍表示,麻地川村地處禹北山區,經濟水平較低。而革命先烈的斗爭與奉獻精神,則是麻地川村的寶貴精神財富。

目前,麻地川村主打“旅游牌”,該村的旅游業將沿著三條主線來發展。首先,綿延的具茨山脈、巍峨的北大鴻寨、秀麗的喬龍山,給麻地川帶來了豐富的生態旅游資源,山村生態游就是該村旅游業的“第一條線”;相傳,五代后漢時期,后漢皇帝劉知遠及其皇后李三娘曾在麻地川生活,該村至今留有李三娘墓、黑虎廟等歷史遺跡,以劉知遠、李三娘故事為主的鄉土文化游,是麻地川旅游業的“第二條線”;最后,革命前輩留下的紅色革命遺跡,以及烈士們的英雄事跡,構成了麻地川村旅游業的“第三條線”——紅色文化游。

在這三條線中,麻地川村“兩委”班子最看重紅色文化游這條線。一方面,開展紅色教育、宣傳紅色精神、傳播紅色基因,是當前社會的主流,麻地川村擁有眾多的“紅色資源”,挖掘、利用好它們,即是對紅色精神的弘揚與傳承;另一方面,紅色文化游具有示范與引領的作用,這方面的旅游項目做好了,可以有效地帶動山村生態游和鄉土文化游。

“我們相信,在上級政府的正確領導下、在全村百姓的支持下,麻地川村的紅色文化旅游一定會做起來。鄉親們也會在紅色精神的傳承中走上致富路,生活美起來!”崔丙軍說。


責任編輯:

附件:

北京五分赛车走势图